砰!

在太阳真火的帮助下,顾辰顺利破冰而出,浑身涌荡起滔天的血气!

他体内血气奔涌,迅速驱散了体内的极致寒意,然后身影犹如鬼魅,迅速奔向那少女,拍出一掌!

这一掌裹带着太阳真火,正克制少女的极寒之力,少女俏脸一变,选择了硬碰硬。

轰——

两人掌风相撞,极寒和极热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扫荡向了四面八方,令所有修士一会感觉处在冰天雪地里,一会又感觉置身铜炉之内。

“咦?体质倒是强横。”

顾辰心中讶然,他判断这是一个女子,但却不是弱不禁风。

相反,与他正面冲撞,竟然没有骨断筋折,比起那蜜獾妖王的肉身都要来得强大。

尽管讶异,但他不过施了三分力,眼见对方肉身不凡,立即加了力道。

呼轰!

又一掌劈出,那少女顿时不敌,踉跄后退,头上戴着的兜帽也飞了起来,一头雪白色的长发随风飞舞!

笑容温暖的清纯红衣美女

她的头发极其特别,就好像冰线一根根串成的一般,晶莹剔透,不沾染半点尘世气息。

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的脸,她的脸蛋属于娇俏可爱的那种类型,但偏偏眼神从骨子里透着冷意。

顾辰看清楚对方的脸,神色一下子起了变化!

“怎么会是你?”他下意识的脱口道。

眼前这张脸,与他认识的一名故人太相似了!

“陆师姐?”

不远处的小雀瞅见了少女的模样,先是一愣,随后流露出了惊喜之色!

顾辰停下了攻击,少女也好不容易停住了后退的脚步,神色冰寒的盯着顾辰。

顾辰看着她,却是没了杀意,神色又是惊喜又是困惑。

陆依晨!

他竟然在这里遇见了陆依晨!

这个紫霄门门主之女,自己在风林府时为数不多的朋友,因为自己惨遭灭门之祸的少女,竟然在这里重逢了!

当初从曹玄彬那里知道陆依晨在斗笠人的造神阁里,他曾经费尽心思的想要救她,可是去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她的踪影。

他本以为她已经死了,此生再没有可能相见,哪里想得到会在这么一个场合重逢!

“陆师姐!陆师姐!我好想你!”

小雀见到陆依晨再也忍不住了,眼眶泛红,直接飞奔上去。

她与师姐情同亲姐妹,以往总是她保护着自己,天知道这一年多来她有多惦记她!

“你们在胡说什么?”

阎家的少女眼见顾辰没了杀气,小雀又激动无比的样子,秀眉紧紧皱起。

“站住!她是我阎家之人,名为阎冰,才不是你的什么师姐!”

几个阎家的人上前拦住了小雀,眼里流露出了警惕与紧张。

“胡说!她就是我师姐!我找她好久了!”

小雀激动的道。

阎家的少女阎冰眉头一时皱得更紧了,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困惑。

顾辰观察着阎家人和这像极了陆依晨少女的反应,目露沉思,开口道。

“小雀,回来吧,有事我们回去再说,眼下不是合适的时机。”

小雀听闻他的话,也意识到现场那么多势力在,实在不是认亲的时机,便恋恋不舍的看了阎家少女一眼,回到了顾辰身后。

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,从顾辰出手教训了蜜獾妖王,到他的人似乎认识阎家人,不过短短时间,但在场诸多势力,只觉得诡异无比。

眼见双方斗法结束,那北原纳兰家的妇人站了起来,道。

“两位都请坐下来谈吧,器王兵库的影子都还没见到,你们就先打起来,根本没有意义。”

“谈?”

顾辰冷冷的瞥了纳兰家的妇人一眼。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们似乎没有打算和我鲸盟好好谈的样子。”

顾辰此话一出,在场鲸盟的各宗宗主像打了鸡血,纷纷开口。

“不错,你们不要欺人太甚!”

“我们鲸盟不可能义务帮你们的忙,更不可能交出已经得到的器王鼎!”

因为顾辰的强势,鲸盟各宗一时仿佛有了主心骨,一扫先前的怯弱,纷纷争取自己的利益。

“陈宗主,请您坐吧。”

仇飞扬将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,略带恭敬的道。

先前短暂的交手他已彻底服了顾辰,也知道眼下只有他才能为鲸盟做主,干脆利落的让出了谈判的位置。

顾辰也不客气,坐在了他的位置上,冷漠的眼神一一扫过在场诸多的外部势力。

与他的目光相对,诸多修士下意识的躲闪开来。

此人修为深不可测,眼下他们对白鲸府已再没有轻视之心!

“我不管你们怎么想的,器王兵库既然在我白鲸府,就休想绕过我鲸盟。”

“我们可以互惠互利,但若有谁觉得我鲸盟,我天辰宗可以随意欺辱,下场就像刚刚那头畜生。”

顾辰的话语分明透着威胁,但这一刻各个势力却纷纷保持了沉默。

“霸……陈宗主,你误会了,先前不过是妖族自作主张,我们并不是这么想的!”

千炼圣宗的长老主动开口了,他本想尊称顾辰霸王,但想到对方可能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便立即改口。

早知道这天辰宗和鲸盟背后有霸王和天庭在,他们怎么敢如此霸道行事?

见堂堂千炼圣宗的长老都服软了,诸多外来的修士更加意识到那天辰宗宗主的不凡,纷纷开口附和。

阎家的人纷纷坐回了原位,阎冰的神通被破解让他们生起了浓浓的忌惮之心,不敢再有所轻视。

至于妖族,那蜜獾妖王估计伤的不轻,没有再回来,由其他妖族负责商谈。

所有人坐下来,终于能开诚布公的谈谈。

“关于我先前提出的两个条件,其中一个是需要大量人手来精准定位器王兵库的方位。关于这点,陈道友应该能代表鲸盟承诺吧?”

纳兰家的妇人看向顾辰。

此时在她眼里,这年轻人才是鲸盟真正的盟主。

顾辰尊重的看了一眼仇飞扬,仇飞扬忙不迭的点头。

顾辰于是道。“可以,只要你能提供确实可靠的情报,人手我鲸盟可以出。”

纳兰家妇人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,“既然这样,就只剩下聚集九十九枚器王鼎了,在场的诸位,能否真实准确的告诉我,你们各自拥有多少枚器王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