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应天市的一个酒店,吃过晚饭之后,酒店里的人两人并没有睡觉。

这两人是中年男人和一个老人,老人虽老,但是精气神比中年男人还要好,看起来整个人更是神采奕奕,嘴角不断的危险,最近发生了好事。

“爸,感觉如何?”中年男人轻声问道,看着盘腿而坐的老人,气色比前段时间好上不少。

老人站起来,看着外面而得夜空,夜空上繁星点点,如此晴朗的天空,心情大好。

“安儿,我现在感觉我仿佛可以回到当年的巅峰,我身上的很多经脉感觉都被打通了,比以前顺畅了不少,虽然不能达到曾经的通畅,但也是不错了。”

老人轻声慢步的踱步,在房间内,他的心情愉悦。

“那个小医生不是普通人,今天我体内的情况有所好转,我迫不及待的回来验证,确实是比以前好了很多,小医生也说了,我的情况他或许能帮忙,不过他现在应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他当时给我治疗之后整个身体很虚。”

“他知道方法,我寻找名医多年,都对我的情况束手无策,现在看来,我的贵人到了,没想到竟然是在尘世中,不对,这个小医生也不是简单的人,但是很奇怪,他好像跟我不一样,不像是一般的武者,难道是他修炼的方法比较特殊,如果不是他施展医术,自愿的展示自己的实力,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不同。”

老人疑惑的回忆,确实,当徐医生没有施展医术之时,看着小医生跟普通人别无两样,看不出来是个古武者,气息不一样。

这点他想了很多。

但是他永远都想不到徐振东根本就不是古武者,而是一个修道者或者说是修仙者。

他不是修仙者,自然是感应不出来徐振东身上的天地灵气以及体内的真气所在,当真气收敛,跟普通人并没有两样。

艺人李李最新写真 超尘脱俗天人合一

“爸,他会不会跟巫山那些人一样是鬼修啊?”中年男人凝注眼神,有些迟疑,犹豫了一会儿,试探的说道。

“不是,这点我是可以肯定的,他身上没有灵魂的死气,没有那种鬼修的怨念,我跟鬼修交过手,他绝对不是鬼修。”老人很肯定的说着,徐振东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浩然正气,绝对不是鬼修那种邪气。

“既然这个世界存在鬼修这种修炼之法,会不会也存在别的修炼之法,徐医生修炼的就是另一只种修炼之法呢?”中年男人说着,有些不确定。

“看来也只有这种可能了,他应该修炼的是别的修炼之法,可能我们不知道而已。”

老人叹了口气,看向远方的星空,说道:“我让准备好,我们明天再去找徐医生,同时表达我们的谢意,准备没?”

“我已经打探清楚了,本来今晚打算跟他吃个饭的,但是被池秋华抢去了,我也打探到了他在应天医院上班,还开了一家药膳坊,我们在这两个地方就可以找到他了,所以报恩之事,明天就可以做。”

中年男人说着,一切尽在把握之中。

“安儿,这些年因为在武道上遇到瓶颈,在商界打滚也算是小有成就,人世间的人情世故应该懂的,我们要做到位,明白吗?”老人说着。

“我明白,爸!”中年男人说着,突然手机响起,本来不想接的,犹豫了几分。

“谁?怎么不接?”老人问道。

“爸,还记得当年我们受伤之时被一个人救了吗?我们当时承诺欠他一个人情,如果遇到生命危险之事可求助于我们,我们能帮的肯定会帮。”中年男人说着,指着手机,说道:“他打电话来了。”

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接吧,他好像就是应天市的,正好把这段尘缘了结了。”

在另一头的徐振东三人终于在人群中走进里面,上面的柳欢瑞等人已经不见了,他们已经躲到里面去了。

“他们会不会逃走啊?”凤凰问道。

“我已经勘察过了,这个地方有两处出口,第一就是我们进来的这个大门,另一个后面,钢枪已经过去了,只要出现在后面,钢枪不会让他走出来的。”

雷达很自信的说着,他非常相信自己的队友,钢枪可是神枪手,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。

雷达是勘察高手,情报高手,这类工作对他来说就是小事一桩,早就勘察过这里的地方以及这个地方的情况,一切都了如指掌。

虽然出来几年时间都不干这行,但技能是一辈子的事。

徐振东不禁的佩服雷达,他这自信的态度让人放心,就像刺刀一样,因为刺刀在苏以珂身边,他会很放心苏以珂的人身安全。

三人刚刚走进大工厂,这里面哪里还是什么大工厂,已经被改造成为拳台,拳场,人气沸腾,拳手们也跟着进来了。

看到五个军人站在擂台上,看着走进来看的徐振东三人。

他们挑衅的目光看过来,这点让凤凰很生气,手中的弯刀轻轻一挥,快步跑过去。

“去守门,被让头目跑出去了。”

“我……怎么不去守门啊……好吧,我去!”雷达有些无语,这凤凰真的是太久没上战场了,手痒得很啊,他只能无奈的待在门口。

徐振东跟着凤凰过去。

“我们没必要跟他们打擂。”徐振东提醒说道。

“我觉得这还是挺有意思的。”凤凰说着,嘴角过气,看着杀气十足,目光非常凌厉的盯着眼前的五个军人。

这五个军人都是人高马大的,各个手中还拿着一节长棍,挺直腰板,双手靠背,宛若大山一般,表情严肃。

“这站姿还不错,但是上战场讲的不是站姿,而是绝对的实力。”凤凰说着,散发出一股军人的气息。

对面的五个军人也有些诧异,而且凤凰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比他们的都要强大很多。

“是军人?”其中一人问道,言语有些诧异,但是没有感情。

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凤凰似乎不想提起那段经历,说道:“们是军人吧?”

“是的,我们曾经是精英部队的成员,退役下来之后来到这里。”那人声音洪亮的说着。

“们知道们帮助的人是什么人吗?”凤凰说着,以一种质问的语气问着,这五人都不说话,她继续说道:“们曾经是国家的战士,但是现在们在助纣为虐,们有愧于国家。”

“我们要生活,我们要吃饭,我们在部队里,学到的是杀人技能,在这个社会上,我们无法生存,只能来当打手,我们迫不得已。”

这五个人非常严肃的回答问题,因为凤凰散发的气息比他们强大,他们也知道自己来给这些人当打手是不对的,心中有愧,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